龙发制药一周两收监管书 实控人焦家良兄弟吃警示函

昨日在中国证监会网站上公布的《云南省证券监督管理办法决定》(云证局行政监督管理办法决定[2019年第14号)显示,经调查,双方焦家亮、焦少亮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云南龙发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发制药”)于2017年11月8日在北京市东城区与嘉兴宝龙股权投资基金合伙公司(以下简称“嘉兴宝龙”)签署《股份认购协议》,同意龙发制药发行758.9万股 在此基础上,2018年6月8日,龙发医药实际控制人焦家良、配偶郭慕秀、焦少良、配偶高慕霞、龙发医药控股股东云龙润投资有限公司等五方与嘉兴宝龙签署《协议书》

《协议书》同意以龙发制药为目标公司,设定2017年至2020年每年的目标净利润和净利润底线。如果目标公司未能实现当年的目标净利润,焦家亮和焦少亮应以现金形式对嘉兴宝龙进行补偿。如果目标公司未能在2017年至2020年任何一年实现当年净利润底线,目标公司未能在2020年底提交公开发行股票的正式申报文件,且目标公司的股票未能在2021年底在深圳(或上海)证券交易所或甲方书面批准的其他资本市场上市交易。 嘉兴宝龙有权要求五方或其中任何一方,如焦家良、焦少良,收购其在龙发制药的全部或部分股份。 嘉兴宝龙支付额外金额后,如果目标公司以低于协议中记载的发行价格发行任何股票,嘉兴宝龙有权要求所有五方或其中任何一方,如焦家亮、焦少亮等,对差价进行补偿。 上述协议可能会对龙发医药股份的转让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然而,在上述《协议书》协议签署后,焦家亮和焦少亮作为协议双方和龙发制药的实际控制人,是信息披露的义务人,并未按要求及时披露中期报告

上述行为违反《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中国证监会令第96号)第二十条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 根据《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62条(中国证监会令第96号),云南证监局决定采取监督管理措施,向当事人焦家亮、焦少亮发出警告函。 双方应认真学习证券法律法规,提高规范操作水平,切实做好信息披露工作

这是龙发制药在4天内收到的第二份监管文件。 10月28日,《云南省证监局行政监督办法决定》([行政监督办法决定2019年第13号)显示,龙发医药存在以下问题:一是财务会计不规范;第二,公司治理不完善,信息披露不及时 云南证监局决定采取监督管理措施,向龙发医药公司发出警示函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的询问,龙发药厂前身为楚雄制药厂,成立于1985年。1998年8月,楚雄制药厂更名为楚雄雁塔制药有限公司,2003年10月13日更名为云南龙发制药有限公司 2016年5月30日,全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公司名称由云南龙发制药有限公司变更为云南龙发制药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云南龙润投资有限公司是最大股东,持股79.03%。嘉兴宝龙股权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9.36%;云南通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第三大股东,持股1.61% 当事人焦家良持有云南龙润投资有限公司90%的股份,焦少良持有云南龙润投资有限公司10%的股份,焦家良和焦少良最终分别持有龙发制药72.09%和8.07%的股份。他们是龙发制药公司的实际控制者 同时,焦家良现任龙发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焦少良现任龙发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

龙发制药于2017年4月5日在新三届董事会上市,总股本3158.09万股,每股面值1元。股份通过协议转让 主办证券公司为兴业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业证券”)。上海),会计师事务所为辛永忠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律师事务所为北京东一律师事务所。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主办券商持续督导工作指引(试行)》第九条规定,主办证券公司应监督上市公司建立、完善和有效实施内部管理制度,包括但不限于会计制度、财务管理和风险控制制度,以及对外担保、重大投资、委托理财、关联交易等重大业务决策的程序和规则。

2019年8月29日,龙发医药发行《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云南龙发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声明兴业证券有限公司作为云南龙发医药有限公司持续监管的发起人,通过日常监管发现公司未能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焦家亮、焦少亮、实际控制人焦家亮及其他两个自然人(上述五方称为“协议乙方”)于2018年6月8日与投资者签署《协议书》,就上市公司2017 -2020年的业绩达成赌博协议。

2019年9月4日,龙发制药发布《云南龙发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与投资者对赌情况风险提示的公告》,并再次写信给上面的《协议书》

2019年10月31日,龙发医药公布《云南龙发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实际控制人、董事、总经理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公告》,称董事长焦家良、副董事长、总经理焦少良因有能力履行和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而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列入不诚实执行人名单。

《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及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中国证监会的规定,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公司及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同时向所有投资者披露信息。

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确保公司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性

《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21条规定,信息披露文件主要包括公开转让指令、定向转让指令、定向发行指令、发行状态报告、定期报告和中期报告等。 具体内容和格式、编制规则和披露要求由中国证监会另行制定。

《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62条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及其为信息披露义务人出具专项文件的工作人员违反《证券法》、中国证监会行政法规及相关规定的,中国证监会可以采取责令改正、监管谈话、出具警示函、认定不适当人选等监管措施。并将它们记录在信用文件中;情节严重的,中国证监会可以对相关责任人员采取措施,禁止其进入证券市场。

以下为原文:

云南证监局关于向龙发医药实际控制人焦家良、焦少良发出警告函的决定。

焦家亮、焦少亮:

经调查,你犯有下列违法行为:

云南龙发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发制药)与嘉兴宝龙股权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兴宝龙)于2017年11月8日在北京市东城区签署《股份认购协议》,同意龙发制药以每股9.5元的价格向嘉兴宝龙发行775.89万股 在此基础上,2018年6月8日,龙发医药实际控制人焦家良、配偶郭慕秀、焦少良、配偶高慕霞、龙发医药控股股东云龙润投资有限公司等五方与嘉兴宝龙签署《协议书》

《协议书》同意以龙发制药为目标公司,设定2017年至2020年每年的目标净利润和净利润底线。如果目标公司未能实现当年的目标净利润,焦家亮和焦少亮应以现金形式对嘉兴宝龙进行补偿。如果目标公司未能在2017年至2020年任何一年实现当年净利润底线,目标公司未能在2020年底提交公开发行股票的正式申报文件,且目标公司的股票未能在2021年底在深圳(或上海)证券交易所或甲方书面批准的其他资本市场上市交易。 嘉兴宝龙有权要求五方或其中任何一方,如焦家良、焦少良,收购其在龙发制药的全部或部分股份。 嘉兴宝龙支付额外金额后,如果目标公司以低于协议中记载的发行价格发行任何股票,嘉兴宝龙有权要求所有五方或其中任何一方,如焦家亮、焦少亮等,对差价进行补偿。 上述协议可能会对龙发医药股份的转让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然而,在上述《协议书》协议签署后,焦家亮和焦少亮作为协议双方和龙发制药的实际控制人,是信息披露的义务人,并未按要求及时披露中期报告

上述行为违反《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20条和第21条(中国证监会令第96号) 根据《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62条(中国证监会令第96号),我局决定采取监督管理措施,向您发出警告函。 要认真学习证券法律法规,提高规范操作水平,切实做好信息披露工作。

对监督管理措施不服的,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监督管理措施不得中止

云南证监局

2019年10月30日

(编辑:赵金波)

黑标雪佛兰是哪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