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业武警替已故战友赡养父母18年不离不弃如今缺钱救“父”求助社会

小艾国是一名复员的武警军官,18年来一直为死去的战友赡养父母。

卖掉房子来救他的“母亲”,筹集资金来救他的“父亲”

目前,他没有多余的能力去求助于社会

来治疗他大脑受损的父亲孙。

南国都市报5月5日(记者孙温春立/照片)18年来,武警老兵小艾国一直以亲生父母的身份照顾已故战友孙小明的父母。 当他的战友母亲生病时,他卖掉房子去救他的母亲。现在他的战友父亲的脑干几乎成了医院里的一种蔬菜。他必须到处筹集资金来治疗这位老人。 目前,小艾国别无选择,只能通过《南国都市报》向社会求助:“救救我父亲。”

卖房治病救人母亲

肖艾国,47岁,山东人,1991年至2010年在海南武警部队服役,2011年至今在海南省机关管理局工作。

2000年4月2日,海南武警总队厨师培训中心的士兵孙小明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孙小明是他家里唯一的孩子。他死后,他的父母不高兴。 战友小艾国,在妻子下岗、父母需要赡养、生活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毅然承担了赡养孙小明父亲孙安学和母亲龙方舒的沉重负担。他克服了许多困难,被迫支持了他们18年。

小艾国告诉记者,2014年,龙妈妈说她的眼睛不舒服,她担心糖尿病综合症。他卖掉了他在海口的房子去招待龙母。 小艾国从来没有告诉孙的爸爸妈妈卖房子治病的事,担心这两个老人会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2015年,我说我会带两位老人去上海参观。如果我说他们根本不去看医生,经过全面检查,结果是糖尿病的综合并发症。由于糖尿病的并发症,老人的双眼几乎失明。说实话,当时我有点崩溃了。 小艾国说,目前龙妈妈基本上可以照顾好自己,但她不能做繁重的工作。有成千上万个单词,三年的困难已经被克服。

他战友的父亲患有脑梗塞,从未放弃。

去年11月12日,我没想到孙神父突发脑梗塞,先后在山东省的两家当地医院获救。 当时,小艾国全力以赴去营救孙爸爸。他根据医院的要求,除了报销农村医疗保险外,还购买了大量药品,花费超过15万元。 最后,尽管孙神父救了他的命,他还是不能照顾好自己。

从山东回到海口,小艾国开始为父亲的医疗筹集资金。

”后来,因为孙爸爸真的无人看管,他协调住在当地的社会福利中心,每月支付4000多元的护理费,除了他应该享受的费用。如果我和我的家人辞职去照顾老人,整个家庭将完全失去他们的生活保障。 “小艾国告诉记者,龙的母亲每月还需要1000多元的医疗费用,这些费用都是从各种渠道筹集和借来的,经济已经超负荷了。

最近,前同志们得知小艾国的困境后,纷纷伸出援助之手。50,100,500元.每个人都希望帮助孙达度过难关。

“十八年来,我一直把他视为我自己的父亲。不管有多难,我都会尽力继续他的生活。 小艾国说,由于老人的后续费用很高,战友们的贡献远远不够,他希望得到社会上更多关心的人的支持。

如果你愿意帮助孙爸爸,请拨打南国都市报新闻热线: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谢俊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