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解“乡村弱”关键在轮岗和协作

新华社电城乡义务教育发展不平衡,“农村弱势”是长期历史沉淀的结果。要解决这一问题,必须突破农村内部的局限,在城乡互动和要素组合的整体设计上取得成效。 跨越城乡之间的障碍空,道路现在畅通无阻,信息已经覆盖。现在的关键在于城乡教师之间的“交流与轮换”和联合合作。

教师交流轮换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提出建立城乡教师轮换制度,教育部等部门也出台了相关政策文件 目前,建立城乡教师轮换制度的关键在于单向沟通或双向沟通。 参加交流轮换的教师是否离开了原来的学校 如果单向的城市教师支持农村学校,人事管理和教师编制就不会离开城市学校,只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在农村学校工作并回到原来的城市学校。这与以前的“对应支持”相同。这样的制度很难解决“弱势村庄”的问题

完善交流轮换制度时,不得以任何借口剥夺农村教师参与交流轮换的权利和义务。应鼓励农村教师出来,使城乡教师之间的交流轮换成为常态。 从外部条件分析,在我国教师供过于求的背景下,一方面必须设计教师退出机制;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把农村教师职位设计成没有希望和机会的职位,我们也不能让申请人感到如果他们去农村学校当教师,他们就不能一辈子回到城市学校。 因此,教师交流轮换不能仅仅是单向的对口支持。 一体化设计必须是面向全体员工的双向设计,否则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城乡教师轮换的问题。 《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进一步完善了城乡教师整体配置机制,改革了农村教师待遇保障机制,为进一步支持农村教师队伍建设和指明行动方向提供了重要的政策保障。

推广跨城市联合办学模式。

要改变“弱势村”的状况,还应总结和推广一些地方实施的城乡学校联合体、团体和联盟模式。 城乡学校互动交流对提高农村学校教育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县级政府应促进校际合作,在活动经费和激励机制方面给予一定的支持政策,保证教育质量评估。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教师资源初始配置的公平性和合理性是向农村学校倾斜的基础。 就像体育项目运动员选拔制度以弱势队伍为主一样,应该让农村学校优先选择教师,这样长期坚持才能促进农村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提高农村学校的教育质量。 我们不能因为城乡学校的联合合作而淡化向农村学校分配资源的倾向。 城乡学校联合会的活动属于教育资源的二次配置,只起到一定的补充作用。

加强政府对政府的关系,建立新的政府对学校的关系

经济学领域的机构设计研究成果获得了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其“鼓励和谐”的基本精神适用于社会公益事业的许多领域。 当前,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进程中,政府间关系应妥善处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意见》年,为加强省级统筹,突出县级管理,充分尊重基层实际,提出了具体措施和多项宏观政策,有利于充分发挥基层积极性和主动性,激发基层创新活力。 其次,地方省级政府也应该实行自律,给予县级政府充分的自主权。 几年前,为了改善西南某省农村教师的待遇,全省农村教师每月获得500元的补贴。因此,位于县和镇的学校的教师被排除在文件之外,导致街对面的学校教师不断投诉。 这种情况应该通过实事求是,运用群众智慧来解决。 许多人建议根据离县城的距离制定几个不同的补贴标准,以鼓励在偏远地区工作的教师获得更多的补贴。

另一方面,应该建立新型的官校关系。 近年来,一些地方在教师招聘过程中,试行了“县办学校招聘”和“县办学校使用”的模式,既争权力,又缺乏责任界定。这不符合机构设计的原则。 政府应该保证和监督学校教师的招聘。 如果政府想在招聘教师方面有一定的权力,那么政府的首要责任是什么?我们不能将教育质量的责任转移到学校,而将招聘教师的权力掌握在政府手中。

此外,有必要进一步激发农村教师的积极性 国家先后出台了许多政策文件来激发农村教师的积极性,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但是,我们必须防止鼓励农村教师在农村呆很多年,在工作中变得疲劳和没有成效的趋势。 鼓励农村地区工作年限应增加绩效评估,而不仅仅是时间长度。 面向未来,在中央政府设计县域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的过程中,农村教师的激励应与县域教师的流动和教师的绩效挂钩。 从国外经验来看,实行一体化制度是必要的。 允许县政府将县的城市和农村学校分为几类,例如ABCD四类,分数不同,不受隶属关系的限制 鼓励教师在条件艰苦但分数高的学校工作。学校将评估教师的工作表现,并形成一个由学校分数加上表现分数组成的工作场所评分系统。 工作场所积分除了在绩效工资中使用积分外,还可以打破束缚,鼓励先进,鼓励落后,对教师的退出和晋升也起到重要的参考作用。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袁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