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结构性改革助推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最近,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提出,要更加重视开放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和水平。 为什么要开放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我们应该从什么开始?哪些问题将成为焦点?该报将从支持最终需求形成、为金融机构提供积极激励、充分发挥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四个方面对“开放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展开一系列评论。请密切注意

实体经济是市场的主体,也是国民经济的基石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呈现出辉煌的成绩单,基本上得益于实体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壮大。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实体经济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新的困难、矛盾和挑战。

实体经济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实体经济的边际利润率和平均利润率的下降。此外,我国金融体系的体制和机制问题使得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意愿不足以激励它们,货币政策的传导效果也不好。

货币政策传导不良,一方面容易导致资金在金融体系内“转移”空,这往往会放大金融市场的风险,另一方面也容易延长资金的流通链,从而提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另一方面,实体经济缺乏金融支持,难以进行技术改造和技术创新。如果高质量的供给跟不上,就不能满足消费升级的新需求。最终,它将影响实体经济的运行效率,进一步降低金融服务对实体经济的热情,最终影响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此外,要解决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问题,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我们不能简单地让货币流入实体经济。 如果大量资金只是通过行政命令在低端无效供应部门“周转”,这不仅无助于实体经济,还会导致金融风险急剧上升。

要提高实体经济中金融服务的能力和水平,关键是真正搞好实体经济,让资金进入真正的工业企业。 为了搞活实体经济,必须从供给方面,从产品、企业、市场和制度等方面入手,努力减轻企业的税收负担,帮助企业更有效地运作,建立支持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工业体系,通过解放生产力、提高整体经济效率和活力来提高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

供求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一面是不可或缺的。 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并不意味着否定需求方面,也不能过分依赖供给而忽视需求方面。

最近召开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提出,在坚持推进供给方面结构性改革的前提下,要注重支持最终需求的形成,为实体经济创造新的动力和方向。 这表明,为了振兴实体经济,我们不仅应该关注供应方,还应该关注需求方。

目前,中国在需求方面仍有许多不足,仍有很大的挖掘潜力。 从投资角度来看,中国城市化、农村振兴、区域协调发展、产业结构升级、公共基础设施等领域投资巨大空 从消费的角度来看,我国正处于加快消费升级的阶段。居民消费正从实物消费加速向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转变,农村消费市场空也在加速开放。 因此,推动投资和消费领域的结构性改革,通过改革释放新的需求,不仅有助于进一步引导供给方投资,还能吸引更多资金流入实体经济,推动经济健康运行。

在提高实际经济能力和金融服务水平的过程中,要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和有效性。 财政政策应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中发挥更大作用 货币政策应控制货币总量,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我们应该更好地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与服务实体经济结合起来,通过机制创新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引导更多资金支持企业加大技术研发投入,突破核心技术,推动产品创新,提高中高端产品供给质量,实现实体经济真实繁荣,以更高质量的供给进一步扩大有效需求。 (林火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