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报:公益劳动服务应成社区矫正“标配”|公益劳动服务

原标题:公益劳动服务应是社区矫正的“标准”。

杨威利

社区矫正对象可以参加公益活动吗?10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集体审议社区矫正法草案时,这个问题引起了一些与会者的关注。 草案第二稿第四十五条规定,社区矫正机构可以根据自身特点,结合个人意愿,组织社区矫正对象参与公益活动,修复社会关系,培养社会责任感。

参与者关注组织社区矫正对象参与公益活动是“好”还是“应该”。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建议将上述条款修改为:“社区矫正机构应当根据社区矫正对象的健康状况和劳动能力,考虑其个人意愿,组织其参与社区劳动服务,修复社会关系,培养社会责任感。” 作者非常赞同曹建明副主席的观点。

这里,“社区劳动服务”和“公益活动”没有实质性区别。它们都是指矫正对象根据社区矫正机构的安排,在公共服务中进行的无偿劳动,是矫正对象承担刑事责任和接受处罚的载体。 社区劳动服务是转型的前提,转型是社区劳动服务的目的。 国内外司法实践证明,矫正对象通过提供力所能及的劳动服务,如清洁、维护秩序、照顾老人,可以有效地转变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修复社会关系,培养社会责任感。 根据法国《刑法典》的规定,对于犯有轻罪的被告,法院可以判处他们20至210小时的公益劳动而不是监禁,或者宣布这是缓刑中的一项附加义务。 如果被判刑人不遵守公益劳动义务条例,将构成侵犯刑事司法尊严罪,并处以不超过两年的监禁和不超过欧元的罚款。

可以想象,如果矫正对象愿意参加社区劳动服务,如果不愿意参加,就不会参加。他们如何改革他们的“三个观点”?这样,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肯定会被驱散。 最高法、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2012年1月10日发布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16条规定:“有劳动能力的社区矫正人员应当参与社区服务,修复社会关系,培养社会责任感、集体观念和纪律意识。” 从实施情况来看,大多数地区积极组织矫正对象参与社区服务,社区矫正工作取得显着成效。 然而,在少数地方,“社区服务”流于形式的现象十分普遍,导致社区矫正效果不尽人意。 原因有很多,包括矫正对象参与社区服务的时间不够、走过场、奖惩不够等。因此,要求矫正对象参与社区劳动服务活动更为重要和必要。

社区矫正是一项系统工程。纠正措施包括日常汇报制度、思想汇报制度、休假制度、集中学习等。除了社区劳动服务。 其中,社区劳动服务是社区矫正不可缺少的内容,应该是矫正对象必须履行的义务。 建立社区矫正对象劳动服务机制,确保其切实实施,对于提高社区矫正的规范化、科学化水平,正确实施惩罚,提高教育改革质量,促进社区矫正对象顺利融入社会,预防和减少犯罪,具有重要意义和深远意义。

因此,社区劳动服务应该成为社区矫正的“标准”。 在此基础上,今后《社区矫正法》正式颁布后,有必要制定社区劳动服务实施办法,具体说明如何确定时限、质量要求、纪律等。借鉴法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成功经验,建立健全奖惩制度和考核评价机制,形成不良的合力效应,不断提高社区劳动服务的质量和社会效果,确保《社区矫正法》的正确有效实施。

责任编辑: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