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小语种翻译难 海南政协委员建议建小语种人才储备库

外语教育

很难找到一种小型的语言来翻译。CPPCC成员建议“建立一个小型语言人才库”。这是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一个朋友来自一个语言小国,该省教育界没有人懂这门语言。实在没有出路,所以我们不得不从岛外雇一名翻译。

海南外语职业学院院长、CPPCC人李玉峰建议加快海南少数民族语言人才的培养和储备,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服务。 □南方都市报记者徐鑫

首批葡语毕业生中只有一人在海南。调查显示,海南省10所开设辅修语言专业的大学大多局限于俄语和日语,专业设置相对单一,教学模式相对传统,尤其是一些学校的俄语专业已经暂停 社会上的外语培训机构主要是英语,几乎不可能沿着“一带一路”战略找到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泰语、越南语、马来语、柬埔寨语和其他国家的语言。

少数民族语言人才规模小、短缺 海南少数民族语言建设缓慢,语言数量少,覆盖面不全,尤其是高端人才的培养和储备明显不足。 以法国人才的培养为例。只有海南外语职业学院提供语言。目前,每年招生规模约为30至50人,约有120名学生入学。 相关数据显示,少数民族语言人才的市场需求逐年增加,但长期忽视少数民族语言人才的培养导致了少数民族语言人才的严重短缺。

同时,海南少数民族语言人才流失突出 据统计,海南省首批葡语毕业生只有14名 作为葡萄牙语专业在海南省的先锋,这些学生受到海南各界的密切关注。然而,只有一名学生留在海南发展,其余学生集中在就业机会较多的大城市,如北京 原因之一是缺少相应的职位。第二,工资水平太低 从法国专业毕业生的就业情况来看,70%以上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 在每年的毕业生中,约70%选择出国继续深造,10%至15%选择在非洲做口译,一些选择回国就业,更大比例选择在广州、深圳、江苏、浙江等地的一些外贸公司工作。 然而,一半留在海南的毕业生从专业课程毕业后继续学习其他专业。

2

少数民族语言教师年龄较低,结构不合理。

海南少数民族语言教师普遍学历低,结构不合理,高级职称教师少,缺乏高水平的学术带头人 以海南省外语数量最多的海南外语职业学院法语专业为例。目前,法国有6名教师,只有1名研究生,2名讲师,2名助教和1名外籍教师。 从年龄结构来看,它主要是30岁左右。 这制约了教育质量的提高和科学研究的发展。 这种情况反映在德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泰语和印度尼西亚语中 此外,目前辅修语言专业的教学方法主要是课堂教学,手段单一,实践经验丰富,双师型教师不足,校外实训基地不足,学生缺乏实践机会,进入用人单位后很难胜任专业工作。

此外,海南外语职业学院(Hainan Foreign Language Professional College)有能力培养辅修语言人才,是一所三年制专科学校。除了六个月的实习期,实际学习时间只有两年半。 由于培训周期短,缺乏专业技能教育,很难用很强的专业性来解决问题。

3

呼吁建设小型语言人才储备

建立一个小型语言人才库有多重要?李玉峰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建设,海南与国际社会的贸易合作、旅游服务和文化交流日益频繁,海南与东盟的关系不断加强。对外语,特别是少数民族语言的需求也在增加,需要一大批熟悉沿线国家语言文化的人才作为桥梁。 然而,由于海南目前的高等外语教育,特别是少数民族语言的发展仍然滞后,少数民族语言人才的“短板”突出。

李玉峰建议海南有理由积极寻求国家对海南在东南亚国家人才交流的特殊政策支持,包括公费留学生的优惠比例、东南亚留学生奖学金的数量、互派教师的数量等,为海南省少数民族语言人才的发展创造有利环境。 适当放宽引进少数民族语言专业教师的标准,提高教师的数量和待遇。加强教师培训,提高教师素质;培养学术带头人,培养少数民族语言人才。 改善少数民族语言毕业生待遇,稳定人才队伍 为了提高高校小型语言人才培养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与水平,建议在海南外语职业学院的基础上建立海南外语学院,突破目前海南省小型语言专业人才学历瓶颈。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陈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