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过腹还田”秸秆大多卖成了钱

在“双抢”季节,西昌许多乡镇都发生了烧秸秆现象,而泰和、玉龙、高草等乡镇则呈现出不同的景象

秸秆焚烧,这一直是我省各地难以解决的难题。然而,在西昌的太和、玉龙、高台等乡镇很难看到秸秆燃烧。“依靠青贮技术,稻草不需要燃烧。农民可以卖它赚钱。合作社也获得饲料。”5月22日,西昌三木泰和奶牛养殖合作社兽医周燕从容地向记者介绍。

目前,西昌正在大力推广这种良性循环模式。西昌三木泰和奶牛场合作社是西昌市最大的奶牛场,有6个副基地和2200头奶牛。周燕介绍说,一头奶牛每天平均消耗41公斤谷物,其中5公斤是精制材料,如玉米、大豆、麸皮等。和36公斤粗料,像各种秸秆,“现在基地每天消耗80,000公斤秸秆。”“合作社很少从农民那里收获草,因为草是季节性的,供应不稳定,这很容易导致牛奶质量和产量的波动。”周燕说。

稻草也有季节性限制。奶牛养殖场如何在购买后长期保存?"通过青贮技术."周燕介绍说,在小麦、玉米和大米的收获季节,合作社从农民那里购买大量稻草,将稻草切碎并装入绿色储存罐。秸秆压实后,覆盖一层薄膜进行自然厌氧发酵生产乳酸菌,夏季可密封15天,春秋30天,冬季60天喂养奶牛。“过去,我们也试图从其他地方购买饲料,比如黑龙江的羊草。工厂价格达到3000元/吨以上,而当地购买的秸秆和小麦秸秆约为300元/吨,玉米秸秆仅为200元/吨。周燕说,合作社现在基本上不从其他地方购买饲料。

在这里很难看到秸秆燃烧

秸秆燃烧严重污染空气,这是一个我省各地都在努力控制但收效甚微的难题。今年4月,西昌市委、市政府成立了秸秆综合利用和禁止焚烧领导小组。集团办公室统一印制承诺函和通知函,共发放26万多份,向家庭通报秸秆综合利用和禁止焚烧的利与弊。

尽管如此,西昌市除了太和、玉龙、高台等乡镇,许多地方仍有秸秆焚烧现象。根据奶牛一天消耗36公斤秸秆的计算,西昌三木泰和奶牛养殖合作社一天消耗8万公斤秸秆,一年大约消耗3万吨秸秆。"这些稻草都是从附近的农民那里购买的。"周燕说,太和、玉龙、高草等合作基地附近乡镇的农民出售的大部分稻草都变成了钱。“去年,我们家卖了3亩麦田里的1000多元稻草。今年,我们没有卖掉它,因为我们想给稻田堆肥。”在西昌市玉龙乡苏星村第八组,正在给新种的秧苗施肥的农民马泽宏告诉记者,他的家人已经与该镇签订了不烧稻草的承诺,这是绝对正确的。

马泽宏饲养了3头牛、2只羊和7只兔子。"除了向合作社出售稻草之外,我们还需要为牲畜保留一些稻草."马泽宏说,在附近的几个乡镇,几乎每个家庭都是一样的。没有足够的稻草可以燃烧。

发展水产养殖一石二鸟

泰和、玉龙、高台等乡镇很少烧稻草,这引起了西昌市委、市政府领导和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的关注。“随着水产养殖的发展,农民通过出售稻草增加了收入,减少了环境污染。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西昌市畜牧局副局长龚泽生认为,要更广泛地促进这种良性循环,有三个关键因素:第一,大量食草动物;第二,成熟的青贮技术;第三,足够的稻草。"在西昌市,青贮技术和充足的秸秆不是问题."龚泽生说,af

剩下的问题是增加食草动物的数量。去年,西昌市畜牧局、农业局等单位共同制定了《西昌市以秸秆换肉奶产业化工程》计划,计划投资3.7亿元。到2017年,西昌将建成优质奶牛标准化养殖示范基地和优质肉牛标准化养殖示范场,带动大量社会资金发展草食动物养殖。“稻草可以通过肉牛或奶牛还田。它不仅可以支持肉类和奶制品工业,而且可以使秸秆成为有机肥料的主要来源。”龚泽生说道。

快速评论

“两只手”必须同心协力治愈疾病

□张红霞

在环保专家看来,垃圾是一种放错地方的资源。

每年五月,围绕着成都上空的烟雾,几个邻近的城市对寻找火源极度紧张,加入了消防队和通宵巡逻的村干部.微信和微博就像长枪和短枪的镜头,旋转360度寻找放烟花的地方。春季作物收获季节的副产品已经成为传统的秸秆“热”季节。

稻草燃烧还是不燃烧,谁在燃烧,为什么在燃烧.已经成为一个全国性的话题。

成千上万分散的农民如何解决禁止焚烧秸秆的问题?秸秆综合利用已成为一个社会公共话题,也很普遍,但覆盖面小,难以生存,管理薄弱。

什么是阻碍废物变宝的“路障”?

有关人士指出,目前各地的做法是更多的临时封锁,更少的长期疏浚,更多的行政干预和更少的市场支持。

毕竟,在燃烧稻草和不燃烧稻草之间有一个决定的问题。这不是农民的决心,而是政府是否愿意将能源和物质资源付诸实践的决心。还有管理水平的问题。我们能否巧妙地运用政府的有形之手和市场的无形之手,形成从根本上治理的合力?

西昌和米易的勘探只能覆盖很小一部分耕地。如果你下定决心要用好你的“两只手”,你也许可以降低复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