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猪瘟下养殖企业集体进军屠宰领域

金融协会(郑州,记者王平安)新闻:非洲猪瘟正在通过市场容量和价格以及行业政策对生猪产业链产生深远影响。

为了根除非洲猪瘟,2019年实施了半年“集中屠宰、冷链运输和冷却肉营销”政策。在此期间,为了解决生猪运输受限的问题,大型养殖企业已经逐步开始屠宰生产能力,试图直接就地屠宰生猪,并用冷链肉代替生猪运输,但养殖企业能否做好屠宰工作?屠宰毛利低会降低养殖暴利期的利润水平吗?如何解决冷链运输和新鲜冰上市等衍生问题?

在扩大屠宰行业后,水产养殖企业达到了防疫和控制的平衡,但也造成了屠宰行业的进一步失衡。屠宰企业已经面临着生猪资源紧张的局面,必须面对上游的强劲扩张。屠宰企业会怎么做?

养殖企业屠宰

在非洲猪瘟到来之前,中国的主要生猪产区主要集中在北方,而猪肉消费区主要集中在南方。屠宰大多靠近消费区。生猪从生产区运送到销售区附近的屠宰厂进行屠宰,然后运送到终端消费区。

一家证券公司的分析师表示:“可以说‘集中屠宰、冷链运输和冷却猪肉上市’的政策是对以前政策的补充或修正。生猪运输过程中的空气传播和粪便传播增加了非洲猪瘟的传播几率,而集中屠宰和现场屠宰的推广必将降低猪瘟的传播几率。”

2019年初防疫政策出台后,集中屠宰冷链运输模式首次在上市水产养殖公司推广。天邦股份(,深圳)和木元股份(,深圳)选择自建屠宰能力。据公开信息,天邦股份计划利用私募融资建设500万头生猪屠宰和肉类加工基地建设项目,而天邦股份在2019年上半年仅售出151.7万头商品猪。沐源股份的屠宰项目也计划为500万头,但其中包括龙达沐源100万头的原始屠宰能力。2019年,将分别建设两个新的200万头生猪屠宰和食品加工项目,新增屠宰能力400万头。

而温的股份(,深圳)和大北农(,深圳)相对保守,以合资的形式共同建立屠宰能力。温的股份选择与华通股份(,SZ)建立合资企业,成立由华通股份控制的生猪屠宰业务公司,而大北农选择与德力斯(,SZ)建立屠宰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新增屠宰业务的四家公司中,除了穆源股份外,其余三家都没有屠宰能力。

屠宰可以稳定周期性波动。

对于水产养殖企业的屠宰,上市公司和行业人士都认为,这不仅是抑?浦砦链サ恼叩枷蜃饔茫彩瞧笠底陨砘诔ぴ犊悸堑难≡瘛?

"这个行业有句老话,农业和屠宰不能同时进行。"生猪交易数据首席分析师曾华子在金融联盟告诉记者。

曾华子还表示,由于中国猪肉年消费量基本稳定,猪肉供应短缺和过剩将相互交叉,猪肉价格将周期性波动。当猪的价格很高时,屠宰利润将会降低,因为肉类产品的价格,如终端香肠,火腿,熏肉等。被评定。当生猪价格较低时,屠宰利润将会增加。当生猪价格延伸到屠宰板时,生猪周期波动对养殖业利润的影响将趋于稳定,在未来的周期将会更好。

然而,一些证券业人士表示,稳定周期波动就是降低利润率时的利润率

在水产养殖企业开始大规模涉足屠宰业务并完成现场屠宰后,白肉的冷链运输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

与大多数人预期的不同,冷链运输的成本低于生猪运输的成本。曾华子说:“白肉的运输成本确实比生猪高一半,但白肉可以拉得更多,尤其是在目前的夏季,一辆车只能拉120到130头生猪。然而,如果拉动白肉,现在可以拉动250个左右,单次货运的成本仍然高出一半,但总成本更具成本效益。在所有情况下,白肉的运输成本都略低于生猪。”

但是猪流通领域的一些人说千层面肉的成本真的很低,但是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运输成本,而是汽车太贵了。现在一辆车需要7080万元。一方面,整个猪肉流通行业正在向冷链物流发展,需求量很大。另一方面,目前的冷链物流车必须由一些特定的制造商生产,这些制造商基本上是供不应求的。物流车的价格已经从50万元左右上涨。

上述人士还表示:“目前,冷链运输仍主要集中在省际运输上。该省的人们仍然主要使用生猪运输方式。目前,生猪来源紧张,省际运输需求有限,冷链运输基本达到饱和。人们需要冷链运输时,并不是说没有冷链车辆。”

此外,屠宰完成后,每个屠宰厂不仅需要运输到销售地,还需要解决如何完成冷冻食品的终端销售问题。

“新屠宰项目的最大挑战不是如何建立屠宰厂。最大的挑战是为供应商建立一个完整的渠道。这需要大量的接触和长期合作以及积累的信誉和经验。这是屠宰企业真正的核心优势。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企业宁愿对一家屠宰企业收取高价,也不愿再建一家屠宰厂。”曾华子说。

然而,上述四家进入屠宰行业的上市水产养殖公司也有自己的准备。文氏股份和大北农分别与华氏股份和德力斯合作成立了两家子公司。他们的主要农业子公司由文氏股份和大北农控股,这是主要农业子公司,华氏股份和德力士股份,而主要屠宰子公司是华氏股份和德力士股份。温的股份和大北农的股份各司其职。

此外,沐源长期与肉类行业上市公司龙达肉类(,SZ)合作,成立屠宰子公司,而天邦拥有自己的肉类加工业务。

尴尬屠宰企业

水产养殖企业开始涉足屠宰业务后,首先要意识到的是以自己的生猪生产能力进行屠宰。

一些接近沐源的人士表示,在2018年发布的1101.1万头生猪中,约有200万头是双汇开发的,约占18%。不过,木源股份公司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对于新的屠宰项目,木源股份公司生产的猪必须首先完成屠宰。

木源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1月至5月销售生猪501.4万头,全年销售生猪1200万头。假设500万头屠宰能力达到生产能力,出售给双汇发展的生猪数量必然会下降。

"如果所有这些养殖企业都被屠宰,那么屠宰企业可能会减少上游大型养殖企业的生猪屠宰量,增加个体农户的生猪屠宰量,以保证生产。"证券业称。

然而,上述木源股份公司内部人士对此表示反对:“与木源股份公司的屠宰量相比,屠宰量仍然很小,不会影响下游合作企业。”

上述证券公司分析师还说:“中国人每年吃大约7亿头猪。养殖和屠宰市场太大,相互影响非常有限。”

尽管水产养殖上市的下游扩张有限,但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