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大县不让养猪?“禁猪令”考验的不止是养殖户

互联网上流传着山东省沂水县已经颁布了“养猪禁令”,一些人反映他们将不被允许养猪。沂水县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沂水县最近关闭了排放超标的农民,并允许符合排放标准的农民在没有“生猪禁令”的情况下继续养殖。(《北京时报》,6月1日)

最初,政府只是关闭了“污水养猪农民”的执法活动,但却引发了养猪丑闻。对于相关部门来说,这也许只是一个合法的环保执法,但对于那些依靠“脏猪圈”维持生计的农民来说,关停就是让他们的生活不光明。

为什么“禁止养猪”的谣言会爆炸?正如地方当局所说,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排放过量的农民被关闭。明显的荣誉感让那些违反规定的农民不敢向有关部门举报,这似乎是很自然的。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直接利用网络平台让一个养猪大县沂水发生火灾,然后出现了“养猪县不允许养猪的谣言”。

这一事件的酝酿和发酵是典型的。我们需要看到,即使那些不再合法的农民,无论是养猪的污水污染了大气还是地下水,他们也无法逃脱农民生产的低水平类别。根据“人民害怕官员”的理论,他们遇到了困难。这些农民没有去某某部门反映,而是时髦地利用互联网的特点来使政府变得黑暗。关闭养猪场没什么错,但我们需要明白,真正的养猪场赚不到那么多钱。从清早到天黑建造的猪圈花掉了我们大部分甚至所有的积蓄。如果它被政府执法部门卡住脖子并销毁,谁能接受呢?要求他们再次投资和改革是不现实的,因为他们已经入不敷出。这也给当前一些政府的行政思维提出了一个审视问题,思考人民的想法,如何思考,如何满足人民。

沂水的“养猪”事件并没有随着政府确认没有发布“养猪禁令”而结束。这需要政府部门的切实关注和帮助。我们经常说我们应该当场想到农民。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例如,对猪和疫苗有许多补贴。也许对于那些被关闭的农民来说,政府可以为粪池沼气建设提供一些补贴。一些政府补贴和一些农民自己可以帮助消除当地人的抱怨。此外,农民可以变得富有并纳税来回报社会而不用担心。(长江网孙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