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花带刺黄瓜:请放心信用

带刺顶花的黄瓜有毒吗?

顶花带刺黄瓜:请放心信用

农、乡、农直通车综合报道:近日,一名记者在北京蔬菜市场遇到一幕。一位顾客指着一个手里拿着带刺花黄瓜的蔬菜小贩,说微信说黄瓜“有毒”!路人被激怒停下来,蔬菜小贩拒绝接受:你为什么这么说?顾客说,你为什么不感谢这些花呢?都是荷尔蒙,荷尔蒙成分和避孕药一样。

有些黄瓜的顶花上有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

黄瓜真的在它们的顶花中使用激素吗?答案是:实际上使用了一些黄瓜。

"那么,使用植物激素的农产品安全吗?"答案是:安全。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农产品质量标准研究所所长、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专家组成员、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杭州)主任王强回应称,“避孕黄瓜”纯属谣言。避孕药是一种动物激素,对蔬菜黄瓜的生长发育没有影响,不能用于黄瓜。因为黄瓜上使用的植物生长调节剂能促进黄瓜的生长发育,具有激素的作用,避孕药是激素。结果,它流传开来,最终成为黄瓜避孕药。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的钟凯博士介绍说,“带刺顶花”黄瓜是单性结实,这是一种固有的生物学特性,没有安全隐患。黄瓜的花基本上是雌雄同体的,偶尔也有雌雄同体的花。黄瓜果实是假果实,由子房和子房下的花托融合而成。黄瓜不需要授粉受精就能结果,这被称为单性结实,从而生产出“带刺顶花”的黄瓜。黄瓜在冬春季节在保护区种植。由于低温、日照短、光照弱的影响,黄瓜植株生长缓慢且虚弱。黄瓜雌花数量多,低温短日照条件下坐果率低,影响黄瓜产量。因此,花梗通常在开花当天或开花前涂抹浓度约为50毫克/升的氯芬脲溶液,以提高座果率和产量。

钟凯指出,冬春季节生产的“刺”黄瓜部分是由于黄瓜的天然单性结实,部分是由于使用氯吡脲生产的黄瓜单性结实,而不是传说中使用“避孕药”。

除了避孕黄瓜的谣言,“直黄瓜喷了药,弯曲黄瓜是天然的”和“黄瓜买弯曲黄瓜,韭菜选短黄瓜”变得更受欢迎。

“直黄瓜和弯曲黄瓜可以在自然条件下生长和形成。生长条件决定黄瓜弯直的比例,品种也有影响。”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栽培与生理科技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俞先昌(Yu Xianchang)表示,一般来说,直黄瓜是正常的。

余贤昌说:“在植物生长环境不好、温度和光照条件不好、植物生长不健壮的早期,或者在植物过早衰老的后期,在黄瓜花上涂上适当浓度的氯芬脲可以促进果实生长,降低弯曲黄瓜的比例,提高黄瓜的产量和商业价值。氯吡脲的正常使用对人体无害。”

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全世界被广泛使用

那么专家们到底在谈论氯吡脲什么?实际上是植物生长调节剂。

王强说植物生长调节剂是农业投入,可以调节和控制植物的生长和发育。它们是通过人工合成或微生物发酵产生的,也可以直接从植物中提取,通常称为植物激素。它与动物激素完全不同,对人类的生长发育没有影响。

王强进一步解释说,激素对生物体的正常生长和发育至关重要。激素缺乏或不足将直接影响生物体的正常生长和发育。植物

王强介绍说,植物生长调节剂作为高产、优质、高效农业的一项技术措施,已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应用。包括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目前世界上使用的植物生长调节剂约有40种,如乙烯利、赤霉酸、萘乙酸、吲哚丁酸、多效唑、矮壮素等。主要用于水果、蔬菜、土豆、大豆和其他作物。例如,欧盟已经注册了26种活性成分和197种制剂产品,允许这些植物生长调节剂用于注册范围内的作物。

王强说:植物生长调节剂可以促进或抑制茎、叶、根、芽、花或果实成熟,保存花和果实或疏花和果实,提前或延长休眠,促进果实膨大等效果,达到增产、提高品质、促进成熟等目的。因此,植物生长调节剂需要用于某些农产品的生产过程中,以达到最佳的生产效果和营养品质性能。如果小麦使用多效唑,可以防止倒伏。赤霉素在梨树上的应用可以减少气温、营养、媒介昆虫等原因造成的落花落果,提高坐果率。用氯苯胺处理马铃薯可以抑制发芽,避免生物碱中毒。

在农业生产中,大多数作物可以依靠自身的植物内源激素活性,通过品种、栽培、施肥、防病和病虫害防治等措施来达到高产优质的目标。植物生长调节剂仅在少数植物内源激素不足以调节和控制植物的预期生长和发育时使用,因此并非所有农产品都需要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

没有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农产品导致食物中毒的案例。

与其他农药相比,虽然植物生长调节剂属于农药的范畴管理,但它们不是传统的防病、防虫、除草的农药,其产品毒性低、用量小、安全。植物生长调节剂在使用后或多或少会在农产品中形成某些残留物。然而,与其他农药相比,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农产品中的残留很少,降解很快。它用于开花期和座果早期,离收获时间间隔很长。一般来说,农产品在成熟和收获阶段的残留很低,即使有些产品有残留,也很少。目前,植物生长调节剂残留监测情况良好。市场监测中未发现超标样品。上市产品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要求。

王强说,从农业部对农产品中植物生长调节剂残留的监测和评价来看,收获时农产品中含有植物生长调节剂残留的样品很少。即使检测到一些残留物,其残留值也极低,几乎无法检测到,远远低于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残留限值。市场监测未发现残留超标样品,均符合国家法定食品安全要求。在国际上,没有与植物生长调节剂残留相关的食品安全事件。(本报记者高文)

农业、农村和农民科技,更丰富的经典等着你去获得

科技专题,揭开传统农业经验背后的科学奥秘

农业评论,关于农业、农村和农民的最具创意的专业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