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ISEAT召开在即,创始人沈勇教授谈ISEAT这12年

2019年11月9 -10日,ISEAT将在深圳虚拟大学园区举行。届时,将有30多位国内外顶级声学专家和学者到会作专题介绍。500多名知名学者、行业领袖、技术决策者、高级工程师和行业精英将齐聚一堂,讨论电声学及相关领域新技术、新材料和新设备的开发和应用。

这是中国电声行业两年一度的顶级赛事

ISEAT全称为“电声技术国际研讨会”,成立于2007年。 此后,ISEAT每两年举办一次,至今已成功举办了六届,赢得了业界专业人士的广泛支持和认可。 今天,ISEAT已经成为世界顶级电声技术论坛。

12年是一段漫长的路,ISEAT是怎么一路走来的?记者采访了南京大学声学研究所和南京大学深圳研究所ISEAT创始人申勇教授。

教程:申勇,南京大学声学研究所ISEAT创始人,南京大学深圳研究所教授,2007年出生于深圳。

据报道,申勇教授于1987年获得南京大学信息物理系声学学士学位,此后一直与声学密切相关 1990年,他获得南京大学信息物理系电声学硕士学位,此后一直从事教学工作。1997年,他获得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系声学博士学位,成为中国培养的第一批电声医生。

南京大学的声学研究在中国一直名列前茅。 “我有幸在南大学习和教学多年 我的母校给了我许多出国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和开阔视野的机会。 ”申勇教授说,“我从这些学术交流中受益匪浅。我很幸运 在国外学习和交流时,我也深深感到中国电声技术人员很难直接接触到国际声学研究的最新成果。 “

自2004年以来,申勇教授经常参加美国和欧洲的AES会议 他发现欧洲和美国的声学同事不仅在学术研究方面更深入,而且在工程应用方面也比中国的同行走得更远。然而,国内电声工程师对这些情况知之甚少。

“中国的电声学必须与世界相连,但如何做到这一点是个问题 ”申勇教授说,“我当时认为,如果外国一流的专家学者能来中国交流,让国内电声技术人员有机会了解电声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应用,那就太好了。 “因此,建立ISEAT的想法开始在他脑海中萌芽。

申勇教授说他当时想通过ISEAT解决两个大问题。一是搭建国际国内电声界交流的平台。二是搭建电声领域学术界和企业界交流的平台。

当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很好,但要把它变成现实并不容易。 申勇教授说,当他和南京大学的一些同事谈论这个想法时,每个人都支持他的想法。 之后,他向部门报告了这个想法。闵部长蹇宏和部门主管徐维维非常支持,这让他非常感动。

”最初,第一次ISEAT将于2006年举行。那时,我也努力寻找一个伴侣。 我开始认为事情会进展得很顺利,但当时我们非常没有经验,后来出现了一些波折,导致会议推迟到2007年。 ”申勇教授说

申勇教授说:“大学缺乏举办学术会议的资金,很难找到一个足够大、足够好的地点来举办更好的深圳会议。” 当时,深圳虚拟大学公园大力支持南京大学深圳研究所,并为ISEAT提供了一个免费的场地。 为了帮助我们办好会议,虚拟大学园区管理服务中心的邱轩主任还特意帮助我们重新安排了会场。 “

2007年,在南京大学、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系、南京大学声学研究所、南京大学深圳研究所和深圳虚拟大学园区的帮助下,第一届ISEAT终于在深圳举行。 当天,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石建军和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系秘书闵蹇宏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

企业帮助ISEAT成长

与普通的学术会议或展览论坛不同,ISEAT是一个非常重视学术界和企业界交流的研讨会,这与申勇教授认为企业家、科学家和工程师一直重视交流的观点直接相关。

“虽然我是一名教师,但我非常重视学术成果的具体应用。我一开始选择了电声专业,因为它最接近声学领域的应用端 申勇教授说,“我从硕士学位开始就在学校工作。我喜欢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开发一些应用程序。” 1993年,我在南京大学的一家校办企业工作了一小段时间,直到我回去读博客。 “

这种在企业工作的经历使申勇教授在创立ISEAT时更加注重学术研究的实际应用,并通过创新研究使产品与众不同。

”学术在应用层面的落地也与时代的机遇密切相关。 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中国电声产业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 ”申勇教授说

当时,中国摇滚音乐和流行音乐正在蓬勃发展,这不仅催生了许多乐队,而且普通中国人也对音乐非常感兴趣。 市场对声音的需求很大,所以许多声音制造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与此同时,一批中国电声制造商主要采用贴牌生产模式加工国外知名品牌。 这些企业一般规模不大,属于中小型制造企业。它们的产品结构和工艺相对简单,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然而,在那个大时代的背景下,它们的产量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 这些企业分散,研发能力薄弱。他们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很低,利润率也很低。他们主要依靠价格优势生存。

大约在2000年,电声产品的原始设备制造商在中国成为主流,出口激增,家庭影院在中国变得流行,个人电脑变得越来越流行,对多媒体声音的需求也激增 在各种因素的叠加下,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电声产品的最大生产国,同时已经超过欧美国家,逐渐成为世界上电声产品的最大消费国。

然而,尽管如此,申勇教授认为中国电声产业仍然存在很大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创新能力薄弱 我们的电声产品普遍缺乏明显的技术创新,主要是通过大规模生产来降低成本,在国际价格战中获得一席之地 然而,只有创新的工作才是最有意义的。如果只是重复一些低端制造,那么中国的电声产品终究不能在国际产业链中占据重要地位。 ”

有鉴于此,申勇教授特别强调,“因此,ISEAT一直在努力突破学术界和企业界之间的壁垒,使学术成果在应用层面开花结果。" "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ISEAT每年都会邀请一批国际国内企业家、企业科学家和工程师参加这一盛会。

申勇教授表示,“ISAT专注于领先技术以及应用和登陆的理念赢得了许多国内知名企业的高度认可。” 例如,深圳盛瑞科技创始人潘忠来先生参加了ISEAT的每次会议,深圳三诺和豪恩公司等。都是以前ISEAT会议的支持者。 “

他说ISEAT不仅欢迎企业工程师参加,也欢迎董事长和总经理参加。 因为解决声学技术问题不仅需要产品层面的持续创新,也需要观念层面的持续创新,观念创新的关键是企业决策者的思维方式要与时俱进。

申勇教授说:“虽然这个概念是抽象的,但它非常重要,所以我们非常欢迎董事长和总经理参加ISEAT。” 在过去的12年里,由于商业界的帮助,ISEAT发展得越来越好。ISEAT还帮助许多企业在商业领域越来越好地发展。 “

国内外主要玩家齐聚一堂,ISEAT已经成为一场音响盛会。

在2013年的第四届ISEAT庆典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系的巴里布莱瑟博士讲述了一个关于声学概念与应用之间关系的发人深省的故事。

1900年,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厅需要重新设计。赞助商要求建筑声学之父萨宾根据1884年德国莱比锡音乐厅设计一个新的音乐室/[/k0/。 由于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曲目主要是19世纪欧洲古典音乐,这个音乐厅的声学特征有明确的要求。

Sabine成功实现了这一技术目标。新波士顿交响乐厅的声学特征与德国莱比锡音乐厅非常一致。 这是一项杰出的开创性工作,证实了利用声学科学设计音乐厅的价值。

然而,在音乐厅投入使用的最初几年,评论家、听众和音乐家都对它持批评态度。每个人都比较了新音乐厅和旧音乐厅的音响效果,认为新音乐厅不如旧音乐厅好

大约100年后,贝拉尼克研究了世界上各种音乐厅的声学效果评价,并将波士顿交响乐厅评为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厅之一。 迄今为止,萨宾的杰作终于成为后来者的首选模式。

Barry Blesser博士接着指出,偏好导致客观质量测量中认知错觉的出现。因此,音响产品的设计团队必须为顾客建立心理模型,整合不同的方法,形成一幅连贯的画面。 然而,这种模式需要多学科团队的合作,只有单一的技术模式在21世纪是行不通的。

巴里布莱瑟博士的主旨演讲在ISEAT2013上引起了轰动,他的新声学模型也吸引了许多企业家的注意。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许多新的声学产品都体现了巴里布莱瑟(Barry Blesser)博士的这一理念,并形成了声学应用的新趋势。

几乎每个ISEAT都会有类似的轰动性主题演讲。ISEAT已经成为世界领先声学专家之间讨论和交流的平台。

申勇教授说当ISEAT刚成立的时候,它的学术支持主要来自南京大学,但是今天ISEAT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际顶尖学者的支持。

据了解,魏荣觉先生于1954年在中国成立了第一个声学教研室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南京大学在声学领域取得了许多成就,先后诞生了两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培养了60多名教授和副教授。南京大学已成为中国唯一的教育科研基地,拥有完整的声学专业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和博士后人才培养系列。 随着越来越多的一流科学家的加入,ISEAT在推动全球声学原创方面的实力仍在不断提高。

ISEAT已经走过了12年,它的受欢迎程度和影响力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 申勇教授告诉记者,今年,只有ISEAT的公开号码被用来发送即将召开的会议的消息。在短时间内,数百人报名参加了会议。他们中的许多人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和首席技术官,其中许多企业不是深圳本地企业。 不久前,他刚刚去美国参加一个学术活动。因此,欧洲和美国的许多着名声学研究人员表示希望成为ISEAT的特邀演讲者。

ISEAT2019将于11月9日至10日在深圳举行。这是一次高标准的国际声学交流研讨会,也是学术界与企业界思想碰撞的盛会。

callout大卫谢尔曼(左三), AES主席,参加了ISEAT第六届电声技术国际研讨会

安徽省命名一批省级体育专项特色学校和省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