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收这个江湖:阴影中的产业何时走入阳光?

作者|康定秋博

数据支持|苟古达数据

戴孝(化名)是一名退休收藏家,他在一家名为XX资产管理的收藏公司工作了5年。 对他来说,这五年是一场漫长而无知的噩梦。

“在老赖的圈子里,他们把还清所有债务叫做‘上岸’ 事实上,人们不知道我们的收藏家也称他们的离开为“上岸” ”戴孝说

现在,每次添加微信朋友,戴孝都会给几美元的红包。 戴孝说,“这是对我自己的赎罪。” 这样,他会对那些曾经被他的暴力伤害过的人说“对不起”。

虽然“要钱,不要命”是所有收藏者的底线,但暴力收藏造成的悲剧仍然接二连三地发生。

多年来,收藏业一直与“暴力”和“恐怖”联系在一起。因此,人们对其在这个“万亿级”市场中的商业逻辑和运作模式的印象仍然是一片灰暗和虚无的模糊。

今年11月,湖南永雄。美国),作为“中国收藏的第一支股票”,再次推迟上市 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收藏公司,从2015年的第三板失败,到2018年10月在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秘密上市失败,经历了一段坎坷的上市之路。

为什么万亿美元的市场上就没有一家像样的上市公司?作为一个“万亿级”市场,收藏行业何时才能真正步入阳光时代?

1

收集这个万亿市场

收集这个行业的业务很简单:收集拖欠的应收账款

债务因企业和个人而异 公司债务通常很大(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借款人是知名公司,所以银行倾向于自己处理。 个人消费贷款违约的特点是数量少(几千到几万),数量大,因此每个个案的需求成本极高,所以银行(和消费金融机构)会将它们外包给收款公司,并支付一定形式的佣金。

因此,这些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想做他们懒得做的收债业务,他们支持收债行业。 虽然这个市场上的每一个企业都很小,但由于其庞大的人口基数,它积累了很多,形成了巨大的规模。

据艾瑞咨询机构iSearch统计,2017年个人消费贷款拖欠总额超过2万亿元,2013年至2017年四年间以41%的平均复合增长率快速扩张 未来,这一数字仍将增长16%

根据定义,消费者债务的拖欠按拖欠时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初级)一般拖欠不到三个月;第二类(二级)是银行4至12个月,其他消费金融机构4至6个月。第三类(三级债务)银行的违约时间超过一年,消费金融机构的违约时间超过六个月。 (见下图)

这三种类型的债务,实际上收款的难度并不相同 这种不到一两个月的债务可能是由于预算紧张,当资金周转时就会偿还。出于各种原因,一些已经拖欠了一年半的债务甚至可能被故意扣留。 因此,可以想象,这三类债务的佣金率也是不同的。

一般来说,一个月内90%的债务可以收回。然而,两个月内的恢复率骤降至40%,随着违约时间的延长,恢复难度越来越低。 对于拖欠一年以上的债务,收回的概率仅为4‰ (见下表)

在中国,主要违约债务通常通过建立一个电话中心来解决,每个席位支付固定成本。然而,银行和消费金融机构都倾向于建立自己的债务,而不是外包出去。

对于二级和三级欠款,由于收款难度和单位成本增加,金融机构倾向于将其委托给收款公司,并根据欠款月份支付佣金。

如果一级拖欠债务无法收回,将被降级为二级拖欠债务。然而,那些未能从二级违约中恢复的将成为三级违约。 事实上,随着全社会消费贷款总额的增加,拖欠的三级债务总额也会累积。

在收藏行业的行话中,还有一种通常被称为“A+”的“骨架类”债务,通常拖欠一年以上。债务人通常很难联系。他们的亲友已经在各种募捐机构的“轰炸”下接受了免疫接种。这种债务通常在国内收回,甚至被全国性的网络封锁。

根据iSearch的艾瑞咨询,仅第三级债务违约就在2018年达到4080亿英镑。 在过去的五年中,三级违约债务的年平均增长率保持在93%,在未来的四到五年中,三级违约债务的年平均增长率将保持在近40%。 据估计,到2021年,中国三级债务拖欠将超过1万亿元,其中信用卡债务占三分之二以上。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就市场集中度而言,收藏市场仍然是一个相对分散的市场,整个行业有3000多家收藏机构,第一机构的市场份额不超过1.5% 就三级债务违约市场而言,一级市场份额略高,为8.9%,但其他机构的市场份额一般低于1%

因此,无论从市场增长潜力还是行业竞争格局来看,这都是一个深蓝的市场,也是未来巨人诞生的地方。 然而,从目前湖南永雄号市场上市过程的曲折来看,从普通投资者到监管部门,他们都对该行业视而不见,甚至多次表示“不”。

收藏业虽然规模庞大,但只能在繁荣时代和巨大建筑的阴影下生存。

2

收藏行业永恒的痛苦

收藏是一个痛苦的行业 那些被“收集”在恐惧和焦虑中的人不仅如此,他们还一直处于恐慌之中。就连收藏家自己也对自己的行业没有认同感,都希望有一天能“上岸”。

事实上,除了造成许多社会隐患的“暴力收藏”,收藏本身就是一个“生来就有痛苦”的行业

如果金融业是一个食物链,那么收集业无疑是食物链的底层,吃着主流金融机构的剩饭剩饭

我们应该清楚地记得,在消费者金融被蒙住眼睛裸奔的年代,“以800英镑借入1000英镑,一周后支付1000英镑”曾经很流行。 一旦你违约,还款数字就会上升。 一个月后,你不会返还1000英镑,而是2000英镑 这样,该产品的年利率实际上接近800%

虽然国家明令禁止放高利贷,但贷款机构会以“手续费”、“服务费”和“平台费”等各种借口提高收费

以本产品为例,说明银行和消费金融机构的利息收入足以弥补坏账的潜在损失。

假设利率是36%,那么每百万笔贷款实际上就有36万笔违约,也就是说,只要坏账比例低于36%,他就不会亏钱。 扣除无风险成本和运营成本,金额约为30万元。 也就是说,十分之三的人违反了合同,十分之三的人不会被退回。 我认为我们社会的信用水平还不算太差!

所以,事实上,对于消费者金融来说,如此高的利率实际上考虑了坏账损失 无论如何,预计每释放100万英镑,总会有200万英镑的坏账。 在这种情况下,就请一个收款机构来收回坏账。收回的金额应该赚取。

因此,尽管说欠了债是很自然的,但从概率的角度来看,收款公司的业务并不公平。 从收款机构到收款人,尽管他们的工作表面上是为金融机构收回坏账,但最终只为该委员会。

然而,其他行业收取佣金为客户和他们自己提供服务和创造价值。然而,收集行业通过恐吓、暴力甚至生命威胁来收取佣金。它依赖于收款人和债务人之间的“互相残杀”:干净的工作已经由主流金融机构完成,剩下的脏工作是收款机构的工作,这让罪人感到厌倦。 这是收藏行业最大的痛点。

此外,从宏观角度来看,产业本身的征收实际上是经济痛苦,是居民(或企业)严重财务问题的结果

目前,中国正处于大众消费的初级阶段,居民债务普遍增加。这当然有助于促进国内繁荣,但我们知道,今天的债务将耗尽明天的现金流,并影响未来的储蓄、投资和增长的持久力。

曾经有一篇文章叫做“90后的平均债务是120,000英镑”,它传遍了整个互联网。 我第一眼就震惊了,但是当我仔细思考的时候,我不禁要问,经济繁荣和国内生产总值的“十大保证”是否需要那些年轻时就背负着沉重债务(也许12万英镑不算太重)的人来实现?

也许节俭早已脱离当今时代的主流,但不可否认的是,信贷消费和居民的高杠杆率是收藏行业各种混乱的首要问题。 想想看,在一个每个人都储蓄的时代,怎么会有一块土地来收集这个行业的生存?

收藏毕竟是一个清道夫行业。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居民的债务结构存在重大问题。 增长率越高,规模越大,居民的经济状况越差。

3

收藏行业,路在何方?

在过去两年里,国家一方面加强了对征收行业的监管,以限制违法行为,另一方面出台了个人破产法,为个人债务提供了一条退出途径。 这些变化似乎在收藏的阴影下给这个行业投下了一缕阳光。 收藏业的“阳光”和“文明”实际上是各方的共同愿望和利益。

然而,这些是唯一看起来仍然苍白无力的。对这个行业中收藏背后的逻辑仍有一丝不安。 收藏毕竟是清道夫行业,是企业/居民/家庭陷入债务危机的先决条件。

正如湖南永雄公司的口号“让世界拥有不可逆转的完整性”,收藏行业本身的逻辑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悖论之中:

如果世界的完整性得以恢复,就没有必要收藏;只要这些收藏存在,就意味着仍有企业、家庭和居民处于债务危机之中。 收藏的真正意义是毁灭自己。今天的收藏是为了将来停止收藏。

回顾智囊团对未来收藏增长率的惊人估计,我突然感到有点不愿意直接看它。

我真的觉得放慢这个收藏行业的发展速度更好。 然而,在这个“万亿市场”的背后,有多少企业和家庭正挣扎在金融危机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