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运动网登录供应商注册新闻列表

我眼中的哈姆雷特 - 狼塔之路

日期:2019/11/8 8:21:23 来源:网络

ICA;font-size:16px;">在你之前,不曾有
ICA;font-size:16px;margin-top:0px !important;" /> ICA;font-size:16px;">在你之后,不会再有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在乌孙之前,从未想过我能走狼塔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在乌孙之后,从未想过我要去走狼塔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六月份端午节去了喀拉峻ICA;font-size:16px;">大草原, 也许是伊宁的阳光太美好,又或者是老城的安静平和,抑或是那汉人街卖鸡汤的一对夫妻的明媚笑容,门口那个卖切糕的年轻汉子被我们几个女人调戏时露出的腼腆笑容,加上香甜美味的奶油蛋糕和冰激凌,让我在离开伊宁的时候不禁生出一丝离别的惆怅,心想着我还会再来新疆ICA;font-size:16px;">的,而且会很快。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在机场回家的路上,托哥跟我说起大鹏叫他去走狼塔,问我要不要一起,那时候我已经有点心动了,考虑两天之后,进了狼塔群跟领队波哥Say Hello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在我决定去狼塔之后,好几个朋友说,你不是走完乌孙之后,就说以后再也不要过冰河,永远也不会想要去狼塔的吗,怎么又要去了?我竟无言以对。所以说人呀,不要轻易许下自己有可能打破的誓言。就像这次狼塔,我在快出山前两天,心里想着,我再也不要走这种又臭又长的重装虐线了,太累了。在出山之后,我却不敢发出来放在朋友圈,怕再次打破。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我跟狼塔的风说,我来了,轻抚我吧;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我跟狼塔的高山ICA;font-size:16px;">说,我来看你了,不是为了征服,只是为了感受;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我跟雪山说,我变成了你曾经时空里的一个橘色的点。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以前徒步ICA;font-size:16px;">的时候,到了第三第四天就会开始思考人生,想着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而在狼塔的前面九天,天蓝得正好,棉花糖一般的白云(原谅我是个吃货),阳光明媚灿烂,山势雄伟壮观,气势磅礴,我竟一点也没有这样的思绪。估计还是因为阳光太美好了,让人比较容易产生暖洋洋和懒洋洋的幸福感吧,还是因为路程太艰辛,我已没有那个时间跟精力来思考这些多余的问题了?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先按照照片介绍一下本次活动人员吧,从左到右:
ICA;" /> ICA;font-size:16px;">哈户 – 走过亚丁线,这次从小树林营地直接骑马ICA;font-size:16px;">C线出去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传说中的女司机,开车杠杠的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山海之间 – 走过乌孙,前面几天都还好,哑巴家住了一晚之后,有点着凉,后继无力。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领队波哥- 经常在他自己粉丝群里面被群嘲,哈哈。此君和那个大鹏在出发前邀请女生加入的时候,信誓旦旦女生零背负,结果一片面包也没帮我背,幸好途中给我吃了几片饼干和巧克力,要不然真是要天怒人愤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空白 – 只知道走过熬太,喜欢一个人往前狂奔。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Grace – 本人,没啥可介绍的。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阿托 – 此大神走过巴丹吉林ICA;font-size:16px;">,熬太,博格达ICA;font-size:16px;">等等等等。居然因为一双鞋,已经穿越走过了白杨沟达坂,鞋子底掉了,原路返回,又走了一遍白杨沟达坂,可称之为,一双徒步鞋ICA;font-size:16px;">引发的事故。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TAIFAN911 – 走过熬太,乌孙,出发的时候据说负重46斤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海盗 – 只知道走过熬太,但是好像下撤了,技术线水线走的多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如果时间是是一座可以精确计算,随意控制前后行进方向的钟,那么就让我们跟随穿越时间的画面的钟,逆时针拨动,回到9月21日,出发去机场的那个时空。
ICA;" /> ICA;font-size:16px;">D0 9月21日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台风塔巴在来袭的路上,雨势很大。滴滴上约了个快车,显示要等候半小时才能轮到我,没想到几分钟就到我了,九点顺利到达机场。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许久未到机场,发现可以自助托运行李了。顺利托运之后,想着我还没取现金呢。上个厕所回来,人放空了导致思想也放空了,直接进了安检通道,快轮到我的时候才又想起取现金这回事,又跑出去取了个现金。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安检过后,发现还早,我的班机还在两小时之后呢。跑进COSTA叫了杯咖啡,打开KINDLE,看一本很老的小说-庆余年。不一会,旁边来了个微胖女生,对着电话呜咽地说我太难了,老大在催稿,今天出差,同事还让我进办公室带个超大的画去给客户,他肯定是看着很大,昨天故意不拿,家里老人买保险什么的,巴拉巴拉一大堆。实在听不下去了,跑到候机厅候着吧,居然后面还碰到了,还是同一个航班。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顺利抵达银川ICA;font-size:16px;">机场,跑去吃了份凉皮,饭店的小姑娘说,你一份凉皮怎么吃得饱,加份面条吧。啥,我一脸问号,凉皮加面条,你想撑死我呀?!再说咱还要减肥呢,果断拒绝。回来问我同事,他说对呀,我们当地都是这样的,好吧。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去乌鲁木齐ICA;font-size:16px;">几次,发现航班都会早到一会,这次也不意外,本来九点一刻到的飞机,八点半就到了,但是,但是等行李等了半小时,我的眼皮开始打架了。拿到行李,等另外一个航班的空白到达之后,坐上机场小巴到达红山的青旅,收拾完东西,把不需要带去狼塔的东西单独打包好,洗洗就睡了,特别想着,后面11天都不能洗头洗澡,头发必须洗干净呀。青旅是五人间,911的那个打呼声一夜未停,我只好拿出我的耳机听小说,偶尔也睡过去,就这样度过了乌鲁木齐一夜。D19月22日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五点就被领队叫醒,洗刷刷之后,不需要的东西一起打包寄存在青旅。跑楼下吃早餐,结果太早了,店家还没营业,要等到七点之后才营业,跟老板商量之后,给我们弄了豆浆,提前蒸了一些小馒头和桂花糕,差不多七点十分,坐上提前联系好的车子出发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新疆现在的安检越来越严格了,进个加气站,在入口的时候人都必须下来,司机也要下来安检,两个安检人员车里车外扫描一遍,然后司机才能重新上车,开进加气站。稳定压倒一切呀。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九点半左右到达呼图壁的狼塔户外,买好气罐,准备备案。大自在说,你们有没有在呼图壁本地消费的***呀,没有这个的话,没办法备案放行的呀。又是一脸懵逼,后来跑到对面的早餐店,吃了当天第二顿早饭,开了个100元的***,顺利备案放行。没想到这八仙战斗力蛮强,六点半吃了第一顿早饭,现在第二顿早饭,每个人又是一碗奶茶,一个肉包,一个皮牙子肉包+一点点饼。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过了白杨沟矿场之后,后面的路很难走了,司机把我们送到离大水灌还有1.5公里左右的地方就无法继续开进去了。在此之后,我们就要在后面的11天里面,依靠11路前进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十分钟之后,整理好东西,拍个集体照出发了。今天一路缓坡上升,过两次河。穿着防水袜,感觉河水也还好,没有冷的刺骨那种。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七点二十分到达白杨沟河谷五星级营地,此处营地雪山环绕,不愧为五星级营地。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吃了个杂酱面,一夜无话,喝茶睡觉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天,托哥的鞋子已经有点脱胶了。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29月23日
ICA;" /> ICA;font-size:16px;">今天需要翻白杨沟打坂(海拔3850米),也称劝退打坂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9点15分拔营出发,出发之前,托哥跑到波哥帐篷ICA;font-size:16px;">前面说,我们今天争取五点钟到达马鞍营地,然后再往前走两小时,到台河边五星级营地扎营。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白杨沟打坂生气了,说:你们这些小年轻,too young too simple, 连着把我也想的太Simple.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中午12点30分到达打坂下方的小冰湖,休息十五分钟吃了路餐后,开始爬白杨沟达坂,无穷无尽小打坂,翻上一个小打坂,给你整个一点点平路,或者还给你来个小下坡,然后又让你爬个小打坂,视线之内根本看不到白杨沟打坂,连马道都不知道在哪里,只有走到跟前了才知道是这条路。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翻到我肚子空空如也,精疲力尽,怀疑人生,灵魂出鞘,生无可恋,只能不时休息一会补充一两块巧克力,猪肉脯等等,一步一挪终于到达白杨沟打坂底下,再仰头一看,我的妈呀,还要爬这么曲折迂回陡峭的坡才到达白杨沟打坂呀。在这里我算体会到虚脱大概是个什么感觉。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一路上我在心里照着葫芦娃的曲调唱着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白杨沟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白杨沟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何时才能翻过你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喜笑颜开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啦啦啦啦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唉,其实这个歌纯属我现在写帖子时候的想象,我当时已经生无可恋,哪里还有闲情逸致来唱歌呢?!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终于,最后在四点二十到达达坂,休息十分钟开始下坡,明明我们在山顶就看到白色蒙古包了,可是连下坡的路都是那么迂回曲折,百转千回。下到后面,大腿都开始发软无力。三个小时后我们才到达马鞍营地下面的蒙古包,这个地方营地很小,而且很不平整,幸好911到的早,已经帮我们八个人预订好了集体住蒙古包。我一进蒙古包,立马被山海大哥的脚丫子味道熏出来了,只能待在外面深呼吸,等着后队到来。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托哥到了之后,居然瘫倒在床上,半天不起来,后来才知道他的一只鞋子完全脱胶了,丢在了白杨沟打坂,后来一只登山ICA;font-size:16px;">鞋,一只跑步ICA;font-size:16px;">鞋下山,连续摔了好几跤,托哥表示心很累,他准备下撤了。跟牧民问了租马回大水灌的价格,还有骑马过打坂风险之后,他决定明天自己重装翻白杨沟打坂,走回大水灌去,托哥会不会是狼塔第一个来回走了一次白杨沟打坂的人呀?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这里的可乐都卖完了,牧民也说他过一个星期左右就出山了。所以我们羊肉也没吃,八个人围坐在蒙古包里面,吃着晚饭,聊着天,喝过茶之后就睡去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911睡在我旁边,一直打呼,真想一脚踹过去,无奈只能不时用手去推他,好在睡得也还好,今天实在是很累,上坡上的心累,下坡下的腿软。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3 9月24日
ICA;" /> ICA;font-size:16px;">今天是比较危险的一天,需要过台河,过空中栈道,老虎口。看过前人的帖子,其实我心里对老虎口有点发怵,偶尔会想起乌孙刀锋打坂差点摔下去的情形。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吃过早餐,牧民跑过来说,他有一双44码的高帮军胶,托哥很惊讶地回答说,啊,你还有这个。。。托哥,你这个语气给我一种,你不是惊喜,是有点惊吓的感觉呀。我拖着托哥过去试鞋子,结果还是小了一个码,无奈他还是要下撤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9点出发,连续过台河,途中碰到马鞍营地的那个牧民牵着三匹马往前走了,到前面过河点,准备赚我们过河的钱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11点20到达台河五星营地,再连续过河,到达一个石头堆起来的坟墓,波哥说这是一个落水北京ICA;font-size:16px;">女孩缺缺的衣冠冢。在这里骑马过两次河,其实九月底,水已经不是很大了,淌河过去完全没问题,可是,可是我实在是不想感受冰冷的河水,而且也想试下骑马的感觉,100元过了两次河之后,12点40在这里午餐。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从这里开始爬升,我们后面就要开始过空中栈道和老虎口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到了老虎口塌方处,看着空白和海盗很轻松就过去了,我问你们怎么过的,说你把登山杖ICA;font-size:16px;">在左手支撑着,身体往右边山势靠,走过来就好了。不敢往下看,迅速通过。过了老虎口之后,心里也总算放下了一块石头,第三天的难点终于过去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下午三四点左右的时候,距离一棵树营地还有大概一两公里吧,需要连续过台河,而且水比较深,我有点怵。海盗先过河探路,试试水深,把保护绳拉好,然后又走回来,帮我打好保护,跟在我后面保护我过河,走到最深的时候,水到我腰部了,我感觉自己快被水冲倒了,当时其实脑子一片空白,就感觉腿部像针刺一样。海盗说在后面扶住我了,可是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感觉快被冲倒了,登山杖也提不动。顺利过河之后,我跑到有太阳的地方,直呼好冰好冰,上下跳动。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波哥和911在过河点等哈户等了半个多小时,据说哈户掉水里冲出去很远,后来自己游到岸边。我跟海盗,山海大哥继续往前走,大概走了十几米之后,居然又是一个很深的过河点,依然是海盗在后面保护我过去,这次我动作快了一点。后来过河我发现过河就是要快速通过,不要有迟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六点大家陆续到达一棵树营地,空白后来帮着背哈户全套湿衣服,爆掉了,在帐篷里睡了半天。过了一会,我过去看了下哈户,看着他搭帐篷,我仿佛看到第二个山竹.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到隔壁队伍讨了一些红糖姜茶,每个人喝了一点点,在河水声中入睡。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4 9月25日
ICA;" /> ICA;font-size:16px;">今天主要是翻越库打坂(海拔3550米)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9点15分从一棵树营地出发,左手边出发开始翻越乱石破,一路往上,视线之内,雪山环绕,根本不知道库打坂在哪里。翻过乱石坡,又是几个连续小打坂,远远看见一个蚂蚁大小的黑影好像在雪线上移动,想着那里估计就是库打坂了。今天天气很好,在12点45到达库达坂,海盗在达坂顶部拿出MSRICA;font-size:16px;">反应堆,雪水化开烧了一些开水,我们喝着托哥留给我们的苏伯汤,感觉幸福来的如此简单惬意。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1点35分开始下坡,海盗下坡途中崴脚了,在河边用台河水泡了好一会,后来问他,他说没穿潜水ICA;font-size:16px;">袜泡着,也感觉冰冷刺骨。这家伙昨天穿着短裤在台河里走来走去,我一直很惊讶他这么抗冻,原来他也会觉得冷呀。后面几天,海盗不时来个崴脚,他自己都说崴着崴着也就习惯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4点到达小树林营地,估摸着哈户跟我们拉得很开,大家决定就在这里露营ICA;font-size:16px;">了。预定了晚上的羊肉大餐每人100随便吃,每人一瓶可乐20元,一听似乎很贵,不过想想他们牧民骑马都要两天才能进来,也不容易。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哈户在这个地方决定骑马从C线哑巴处出去,骑马+驮包费3500元。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5 9月26日
ICA;" /> ICA;font-size:16px;">昨晚羊肉惹祸了,导致感冒上火,半夜感觉身上热死了,睡袋ICA;font-size:16px;">扯下去,最后穿上羽绒服ICA;font-size:16px;">,上身没盖被子,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就开始感觉嘴巴肿起来了,我一直在想牧民大哥,你们给我吃的啥,乌孙吃羊肉我也没这样呀。。。后来路上碰到另外一个队伍的清欢,他说徒步过程中,本来火气就是上升的,昨天牧民家羊肉是腌制过的,火气更大,不上火才怪,你看我昨天就没吃。。。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天9点20分出发,走出去几百米就需要连续过河大概一个小时。波哥一直跟在我后面,不时看着我,在一个相对比较深的过河点的时候,海盗在水中站着,准备带我过去,我叫他赶紧走,水太冰了。山海大哥走在我前面,手在我背包ICA;font-size:16px;">带上一拉,直接把我拉过河去了,谢谢。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天一走出去,我就感觉不太对,完全呼吸不上来,空气感觉只在喉咙口打转,过河的时候也一直感觉后背发凉,想着还好今天只有12公里,都是缓慢上升,不需要翻打坂什么的,后来我发现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到了高原牧场之后,我坐在那里晒太阳吃点零食,波哥拿出帐篷晾晒,休息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继续前进,路上又碰到那个小树林的牧民,他告诉我们大概还有两三个小时到达小冰湖营地,我心想,怎么还要这么久呀。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大概两点左右到达海拔2900的地方,一看旁边有废弃的气罐,草地也比较平整,大家都在说是不是这里就是营地,但是海拔显示小冰湖海拔在3400,山海大哥说,还有500米海拔,时间也还早,慢慢挪也能挪上去的,大伙继续爬升着。这个时候,我是有点小崩溃的,肚子开始有点叽里咕噜的叫,一点点疼。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上了一个乱石坡之后,跑到隐蔽地方拉肚子去了。爬着爬着爬不动好想哭,眼泪就出来了,其实今天爬升到小冰湖不叫爬,真的叫挪上去的。山海大哥今天也拉肚子,我俩交替前进,经常就看到山海大哥在前面靠着大石头,闭目养神。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四点到达小冰湖营地,用剩下的可乐和昨晚跟牧民要的姜粉煮了可乐姜汤。测个血氧,居然只有76,貌似我在东坡的时候,血氧含量也没这么低,海盗说我的嘴唇都是紫色的。睡了两小时起来之后吃了晚饭,还喝了苏伯汤和冬阴功汤,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了,连续跑了两次隐蔽处,跟波哥要了治拉肚子的药,又吃了一个黑片,一觉睡到早上六点,终于舒服了。D6 9月27日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9点半从小冰湖出发,开始爬升,一直在雪线上行走,前面行走的人就变成了白色画布上的几个颜色鲜艳,五彩斑斓的点,点缀着这一片雪山。我在后面慢慢走着,在11点30分翻过蒙达坂(3950米)后,又开始一路陡峭的下坡,滑石坡。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一个小时左右后,横切过了哈打坂(3770米)还是持续的陡降。波哥翻过哈打坂,下到河边跟我们会合的的时候说不想走V线了,当时他的脸色确实是不太好的,我有点相信了,我跟海盗有点懵,讨论说如果不行,我们在哑巴家去休整一天好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一路沿着高山草甸下到河边之后,换了溯溪ICA;font-size:16px;">鞋等待波哥和山海大哥,好一会另外一支队伍的三人过来,说没看到波哥和山海大哥,再一看轨迹,我们有点偏离了,意识到他们肯定是提前下到河谷去了,海盗,911和我决定沿着河谷走到哑巴家去跟他们会合,走出去不到几分钟,一个牧民牵着三匹马走过来,经过讨价还价,250元把我直接送到哑巴家。一路从海盗,911,山海大哥,波哥,空白面前骑过,心里太爽了。据说他们过了两个小时的河,脚都冻麻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五点半到达哑巴家,看到哈户还在那里,赶紧跟他打招呼,并问他要不要继续跟我们走V线,被他拒绝了,伤心呀。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波哥到达之后,我又问他,你V线还走吗?肯定走呀,我刚刚就是跟你们开个玩笑罢了,来了肯定要走呀,我激动的一把抱了他一下。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收拾的差不多,波哥把他帮我们签好名字的穿越者旗帜(不是我们自己签名)挂在哑巴家,合影留念,我自己在名字下面写下Grace,海盗在上面写Waiting 4 U。我问他 waiting for who, 回曰大鹏 next year. 大鹏,你听到了吗?记得回应哦,还有女生跟大鹏去是零背负哦。鬼才信你!!!!
ICA;font-size:16px;" /> 上海ICA;font-size:16px;">五人队已经准备开吃羊肉了,我过去蹭了一些米饭和土豆丝。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山海大哥到了哑巴家之后,跑旁边河里去洗衣服,结果把1080元冲走了,他说有10张一百元,五十二十十元各一张。他自己一个人睡哑巴家通铺,晚上估计睡袋没盖好,后面几天感冒了,但是依然坚持了下来,给山海大哥点赞+10086.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天有当地政府的牧场场长在这里视察,我们也凑过去聊天,蹭了几片牦牛肉加一点白酒。这一点白酒加上自己今晚吃了三种药,睡觉的时候隐隐感觉到肚子有点不舒服。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79月28日
ICA;" /> ICA;font-size:16px;">早上起来,帐篷上面都结冰了。外面也感觉很冷。让哑巴老婆帮我们煮面条,20元一个人,结果等我洗漱完,这帮人就给我剩两三根面条(你们五个人脸红吗?),只好自己加钱让哑巴老婆弄了个蛋炒饭。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太阳出来了,大家在哑巴家晒帐篷到11点左右才出发。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天一出发,就感觉走不动,喘的很厉害,感觉大腿完全使不上力气,走一会就要休息一会。我一边哭,一边最后一个爬上乌兰打坂(3370米)。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休息了一下,远远看见他们几个在一个牧民房前面,围着一辆车。走近一听,原来可以搭车,直抵夏热打坂(3150米)。最后面讨价还价,500元送我们到了夏热打坂,还免费赠送半个馕。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看着另外一个队伍的人在打坂下面晒帐篷,洗脚,在他们惊讶的表情中,开心驶过,突然想到飞驰人生那个海报。其实这一路是当地人的冬季牧场,风景视野还是不错,有点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下车后,缓坡下到河边,又偶遇上海五人队,再一看轨迹,前面一公里就到达鸡爪岔营地了。空白去接山海大哥了,简单休息以后,再往前走了两公里左右,过河扎营。前面几个人过的时候,我看过小腿左右,必须脱鞋,而对面就是营地,三下五除二,我直接把鞋子袜子脱光,赤脚过河了,居然没觉得很冰。过了哑巴家之后,后面几天的河水,我感觉明显没有北疆台河的水冰,也没有刺骨的感觉。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晚上,四个人挤在海盗的帐篷里吃饭聊天,调侃着旁边帐篷里的波哥。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晚睡得很踏实。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89月29日
ICA;" /> ICA;font-size:16px;">早上一起来,看见波哥右脸颊肿了一大块,原来他昨天牙龈痛,怪不得我们昨晚调侃他,逗他说话都没声音,还以为睡着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九点钟拔营之后,缓慢上升,我们今天预计要到达绿湖营地。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中午简单路餐喝了苏伯汤之后,我们走在了河的右边。虽然河的两边都可以走,但是到绿湖好走的路应该在河的左边,右边都是沼泽地,一脚下去,拔起来,费劲,而且是缓爬坡,我在后面慢慢走着,海盗在前面走一段等我一段,911这个禽兽就知道爬坡,使劲往上爬,这些天有好多小坡,明明旁边都可以切过去,他一言不合就是往上爬。爬了一段之后,三个人碰头,果段切到河的左边,到达绿湖营地。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天波哥一到营地,就骂脏话,册那什么的往外飙,吓死宝宝了。原来是在路上的时候,几个牧民跟我们打听卫星电话的时候,海盗跟他们说卫星电话在后面波哥身上,结果那四个牧民后来围住他,不让他走,非得借电话,不相信他说的电话没电,还翻他包,最后把卫星电话打的没电了。波哥怒气冲冲到了营地问,你们谁把我有卫星电话信息给牧民的,知不知道他们四个人围着我,不让我走,你不知道他们带着刀的吗,他们不相信我电话没电,还要翻我包,现在卫星电话没电了,到时候出去之前怎么联系司机?。。。。那个怒气吓死宝宝了。等波哥搭好帐篷,过去劝了他一会,说我们也不清楚会这样,我们还特意跟他们说了卫星电话没电了,小朋友不懂事,你多担待点。好一会他才气消。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波哥气消之后,居然飘起了雪,还好已经进入九月底,不是六月飞雪。赶紧躲进帐篷,不过几分钟之后又是蓝天白云。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晚吃的比较腐败,四个人在911的帐篷里面煮起了面疙瘩,吃了山之厨ICA;font-size:16px;">,泡面还有鱼罐头,海盗数数还剩八包山之厨,我还剩四包泡面,我们决定这几天要干掉他们,争取不带下山。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晚上揭开帐篷,看满天星河,却始终觉得不及当年在赛里木湖半夜的星河漂亮,毕竟赛里木湖视野更开阔,再加上湖水倒映,美不胜收。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离911的帐篷太近了,呼噜声弄得我一夜没睡好,海盗的黑片被我吃完了,吃了个白片,还是翻来覆去,想起很多人,很多事,想着我为什么要来找虐呀,以后再也不要走这种臭婆娘裹脚布一样的重装虐线了,眼泪就顺着眼角往下流,好像都流不尽一样。最后总算朦朦胧胧中睡着了。。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99月30日
ICA;" /> ICA;font-size:16px;">今天需要翻乌拉布图打坂(4010),这也是本次狼塔最高海拔的打坂,但是相对来说并不是很虐,不需要翻越那么多的小打坂,左转右转才到达主打坂。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九点出发,十点半登顶,然后一直下坡,无穷无尽的下坡。下坡风景也是不错的,类似高山草甸。下到一个小河边,简单吃了路餐,又是乱石破继续下坡。几个小时的下坡搞得我右大腿内侧开始痛起来,走到后面,我感觉我的右大腿内侧都要抽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筋了,估计是右腿主动发力太多,想着回去撸铁的时候,得加强左腿训练。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到了下午三四点,过了一个废弃金矿之后,开始飘起了雨丝,慢慢的阴雨绵绵,后来居然雷声滚滚了。我在树下套冲锋裤ICA;font-size:16px;">的时候,吓死了,海盗也套上了他的雨衣,不敢久待,拖着登山杖一步一挪走到临时营地。海盗走在我后面,看着我一步一挪,说我成为了他前进的一盏灯,哈哈,倍感荣幸哈。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六点到达临时营地,雨中搭帐篷,这个晚上又消灭了一包山之厨,半包泡面。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今天是临时营地,有点斜坡,感觉睡觉的时候人一直往下滑,睡一会我就得往上挪。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好怀念我的床。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好怀念我的床。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好怀念我的床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重要的事情必须要说三遍呀。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10 10月1日
ICA;" /> ICA;font-size:16px;">今天国庆节,要翻越天格尔打坂(3760米),据说是整个狼塔C+V线当中最危险的一个打坂。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海盗说他要在天格尔打坂上面唱《我和我的祖国》,给祖国庆生。祖国,请原谅我,打坂上面风实在太大了,我没有跟海盗一起唱歌给你听,但是我会一直在心里唱歌给你听。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早上八点半拔营之后,10点40过河到达打坂下面,左转上马道以后,呈现在眼前的就是将近70-80度的坡,深吸一口气,想着没啥,慢慢爬就好了,这已经是最后一个比较难的打坂了。爬过陡坡,又是在将近60度的斜坡上面左切,一路左转右转,终于在中午1点20分到达打坂。爬升途中,天上云层始终很厚,我心里一直想着,各位英灵保佑,今天可是国庆节哦,你们要出来给祖国庆生也就罢了,不要轻易找上我。我是不是鬼吹灯盗墓笔记看多了啊,过了打坂看到半山腰的浓雾时,我还想,会不会阴兵借道呀!哇哈哈哈。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中午1点20翻越打坂,开始下坡。右手边厚厚的雪,依稀可见脚印,依靠着登山杖慢慢下降,旁边不时刮起大风,迅速把我们刚刚留下的脚印抹平,感觉我都要被风吹倒了,后面波哥到了打坂上,说我左看右看,怎么一个脚印也没有的,后来才知道风雪一会就盖住了。下了天格尔打坂之后,一直行走在迷雾中,阴冷阴冷的,阴气十足呀。偶尔会想,迷雾中会不会跑出怪物呀,像The Mist一样,跑出多触角生物来,原谅我想象力丰富。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晚上露营松树林营地,波哥来我们帐篷聊天,说他快到打坂的时候,差点滑坠,他吓死了,另外一个队伍的广东湛江ICA;font-size:16px;">人在爬升途中,看到他突然从旁边冒出来,还操着广普说,呀,你怎么这么快就到我前面了呀。心有余悸,后来波哥连续做了好几天噩梦。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八点左右,平地一声惊喊,空白来了。这家伙在过河的时候,明知道自己手机轨迹有问题,不跟着波哥过河,逆着河道往上走,等我们过河的时候,人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后来说过河之后,跟着另外一个队伍走在最前面的人沿着土路一直往前走,他后来过河之后就跟着那人一直走,后来走出去一段时间休息后,发现后面都没人,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走错了。幸好还知道返回,跟上来了,要不然波哥后面几天都要担心了。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另外一个队伍的那人还没回来,大家都有点担心,吃了泡面洗刷刷睡吧。帐篷睡了这么多天了,好怀念温暖的床呀,这几天都是半夜两三点就醒来,然后翻来覆去睡不着,好像是在思考人生,又好像什么都没想。锦衣大哥说他在狼塔把自己前世今生在脑海了演绎了很多遍,而我,一遍也没有,只有茫然。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D11 10月2日
ICA;" /> ICA;font-size:16px;">今天要出山了,九点拔营,最后一天了,大家都很淡定,慢慢走着,笑着闹着登上乔打坂(2500米),波哥用他卫星电话联系了司机四点到农大林场来接我们。看时间宽裕,我就安安静静慢慢走着,今天难得悠闲,把手机音乐放出来,慢慢欣赏狼塔最后一天的风光。这时候就想着当时是不是应该把小音箱带进山,只为了这最后一刻的休闲。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中午十一点到达河边,我们把包里能吃的东西都翻了出来,特别是波哥的饼干跟牛肉粒。这家伙,一路上我们跟他要牛肉粒吃,都不给,说,这是我的路餐,怎么能给你们吃了。真是想给他无数个大白眼,白死他。
ICA;font-size:16px;" /> ICA;font-size:16px;">三点到达农大林场,司机也刚好到了。吃了两个哈密瓜,把我那双跟了七年,在狼塔被摧残的已经开胶的LOWAICA;font-size:16px;">放在路边,拍了个遗照,留在了那里。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ICA;font-size:16px;">至此,此次狼塔C+V之行圆满画上句号,留在记忆里的只有那上打坂前无穷无尽的坡和翻过打坂之后无止尽的下坡,反而台河刺骨的冷不那么记忆深刻了。
ICA;" /> ICA;font-size:16px;">相对于以前走的五至六天的路线,狼塔对于身体素质的要求更高,这次对自己的体能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但是没有特别注意饮食,结果第四天小树林营地吃了腌制羊肉之后,半夜感觉忽冷忽热,嘴巴也开始肿起来,第二天变成了香肠嘴,感冒拉肚子,走到小冰湖营地,那个痛苦呀。也告诫自己在以后长线时,不仅仅是体能要强化,对饮食安排和饮食控制更要做到位。
ICA;font-size:16px;" /> ICA;position:inherit !important;width:auto !important;height:auto !important;" />


本站资讯均为“网站会员”提供,不代表真实性和本站立场,仅为丰富网站内容、增强用户体验之用途。如您发现本资讯有侵权、违法、色情、政治敏感等问题,请立即致电热线400-6352-900,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关注!
资讯 供应 求购 企业  
  • 产品汇
  • 价格
  • 厂家
  • 图片
  • 暂无内容....
  • 暂无内容....
  • 暂无内容....
  • 暂无内容....
  • 产品
  • 求购
  • 公司
  • 资讯
  • 暂无内容....
  • 暂无内容....
  • 暂无内容....
  • 暂无内容....

评论条件

总评论()条

查看更多资讯评论>>
我来评两句 登录|注册

*所有评论仅表达网友看法,并不表明运动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资讯

产经资讯

运动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欢迎合作 | 网站地图 | 防骗指南
Copyright 2007-2013 All rights reserved.网络实名: 运动网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B2-20130124 鄂ICP备12009549号-1 广告刊登热线:400-6352-900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7号